人间真情惟存厚 金石滋味老辣寻

文/赵英辉   2018-10-11 10:01:58

贾温良 (竹趣园丁)

1963年生于河北深县。80年代初,初学篆刻,后经著名画家赵金鸰、杨长存、刘晓捌等老师指点学习中国画。河北省篆刻学会会员 ,中国画协会理事。

作品被全国政协书画室、时代书风杂志社等单位及众多个人收藏。

进修于北京画院,师从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谢永增先生,现为北京画院谢永增工作室画家。

温良是我家乡的老兄、挚友,交往多年,常在一起呼雁对酒,品茗论道,近日嘱我写一点文字说说他的作品,余欣然从命。温良兄为人敦厚正直,做事踏实,这样的品行决定了他在艺术道路上的勤奋,他为人实在。从艺的道路上用功上进, “废纸三千、临池试纸”,多年来他浸淫于书画艺术,三矾九染,九朽一罢,耿耿星河,其心可鉴。国人历来认为画品如人品,温良兄人好画更好,这其实并不容易,一般人性格老实,画也老实规矩;为人机巧乖张,画则多变灵动。艺术界历来认为“老实人画不老实画”是最高的为人为艺的最佳状态,一般人很难做到,但温良兄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好,这着实不易,他师古但不泥古,在艺术的道路上大胆探索,推陈出新,广泛吸收多门艺术的优点,为己所用,在艺术上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温良兄不是科班艺术院校出身,他首先是一个文人,但这就足够了。在现今这个蝇营狗苟的社会中,他能够保持文人高洁品性当属不易。千百年来,自唐宋以降,文人画成为中国画的主流,画画本身不是目的,在画中寄托高雅的人世情感,高洁的人世品质和热爱家国的一往情深,所以从表现的内容上我们看到温良兄的作品既有托物言志的花鸟清供,又有放怀山林,临泉高致的山水,更有最近几年来他一直醉心表现的衡水家乡的清水碧湖,所有这些无一不寄托了温良兄一片挚真文人情怀。《放飞》

《秋思》李可染先生说“艺术要以极大的勇气打进去,又要以极大的勇气打出来”,诚如大家所言,我想温良兄是有极深感悟的,纵观现今艺术圈内,以出新为名,胡涂乱抹者有之,光怪陆离者有之,但真正能出于法度之外,和于情理之中者几人哉,画画难,画好更难,画出自己的特点更难。可贵的是温良兄较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首先,向传统中求,圈里人皆知温良兄字好画好,而印最佳,他的字画研究是从早年学习篆刻开始的,金石刻镂已伴随半生,他把金石艺术的老辣之风引入书画,单刀直入,落墨云烟,放笔旷达,大气中透着一股率真,形成恣意纵横的画面,配以文人的品性,其艺术可观可望可行;其二,向油画等其他艺术形式进行广泛借鉴,如果说中国画是水墨淋漓的高山流水,那么油画就是色彩斑斓的交响,我们写生一起去过陕北常家沟,林州大峡谷……温良兄通过和油画艺术家的共同外景写生,成功的把西方油画的色彩表达应用于国画创作,把西方现当代艺术中多元的元素共融于画面,使得他的中国画创作更加具有当代性的表达;最近几年,他又拜北京画院谢永增先生为师,广泛游学研习,这些无不加深了他对艺术的感悟,增加他对艺术最高层次的理解,艺术表达的越来越厚重耐看……

《桃园写意》

《湖鲜》

《夏日》庄子云“奢欲深者得天机浅”,为人为艺的温良兄于月白风清日,惠风和畅,淡泊的日子里,画着他的画,刻着他的印,沉吟着,思考着……读温良兄的艺术真是一种享受,那本是一方碧玉,又是一面明镜,伴随自身,也温润了我们。

岁在戊戌长夏

英辉躬身伏笔草成于石门莲实斋

(作者简介:赵英辉,美术学硕士,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河北传媒学院绘画教研室主任,美术学专业负责人,河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油画学会副秘书长)

《湖畔》

《湖畔人家》

《春风》

《衡湖骑士》

《暗香浮动月黄昏》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1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人间真情惟存厚 金石滋味老辣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