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取舍”

文/李振山   2018-10-11 10:01:58

李振山

1959年生于河北邢台,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美术系。作品曾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全国美展”;“河北省国庆65周年美展”获铜奖;“河北省青年人物画展”获一等奖;“河北省燕赵群星奖”。现为邢台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邢台市山水画研究会副会长,北京画院谢永增工作室画家。

画家写生,面对复杂的景物,大多都会感叹取舍难。其实难就难在不知道自己要“取”什么。就像一个贪婪的人进入藏宝洞,总想搬走全部财宝,结果累死了,什么也搬不走。

清代画家李方膺的《梅花》诗中有联云:“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三两枝”。一语道破了绘画中取舍的奥义。花海纷繁,不能尽入画图,所以就有了中国花鸟画的“折枝法”。“折枝法”是中国古代画家最智慧的取舍方法,也是培养画家“取舍”意识最富启迪意义的一个比喻。他告诉我们:画家要有能力在千万枝中选择“赏心”的两三枝入画。当然,“折枝法”并不一定要把枝折下来画,即便真的折下来画也仍然需要作一番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取舍功夫。

取舍来自眼力,而眼力来自明确的追求。譬如你要在一堆乱石中找一把钥匙,乱石虽多,你可以视而不见,夹在石缝中的一把小小钥匙却可以迅速聚焦你的目光。这是因为你知道自己要找什么。你的追求越明确、越强烈,你的眼力就越好,从而真正做到“视其所视,遗其所不视”,不知不觉中就完成了取舍。

要解决绘画中的“取舍”问题,其前提是要有明确而强烈的艺术追求。是我所求者取之,非我所求者舍之。如此“取舍”的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老村的黄昏》

《望秋云 神飞扬》

《岸边人家庆有余》

《乐园》

《爽风》

《灵石图》

《温暖时光》

《云山高秋图》

《空山新雨》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1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浅说“取舍”